汽车频道主编:用资产逻辑管理新能源“造车热”

又能防范大规模资产过剩的风险。  上周,一份源自国家发展改革委的《汽车资产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流出;其中,明确提出,完善汽车资产投资项目准入标准,增强事中事后监管,规范市场主体投资行为,引导社会资本合理投向,防范盲目建设和无序发展。又能防范大规模资产过剩的风险。
  上周,一份源自国家发展改革委的《汽车资产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流出;其中,明确提出,完善汽车资产投资项目准入标准,增强事中事后监管,规范市场主体投资行为,引导社会资本合理投向,防范盲目建设和无序发展。

  严格控制新增传统燃油汽车产能,积极推动新能源汽车健康井然发展,着力构建智能汽车创新发展体系。

  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时刻,是深化改革和促进创新的首要节点,对汽车资产而言,一系列重磅的新政,正在密集地出台,无论是合资公司股比放开,还是进口车关税下调,再到综合性的资产投资管理新规,看得见的手正在与时俱进,拥抱变革。

  
  从《征求意见稿》的结构来看,涉及范围广泛,包括传统燃油车、新能源汽车,以及未来的智能汽车,并对投资、生产、技术研发、售后服务等全资产流程,提出了较为明确和仔细的规定。这也可以看做是继《汽车资产发展政策》(2004年)和《汽车工业资产政策》(1994年)之后,汽车行业发展和管理的新规。那么,酝酿中的《汽车资产投资管理规定》对国内汽车企业和整个汽车资产将带来什么,或者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又能防范大规模资产过剩的风险。
  资产逻辑管理新能源造车热 造车新势力进入挤泡沫阶段
  在汽车头条施行总编辑杨小林看来,《征求意见稿》对于新能源车而言,是史上最严格的投资管理规定,将对我国汽车资产产生非常远大的影响。新规定就像紧箍咒一样摆在每一个即将进入和想进入电动车市场的投资者和资本力量的面前。

汽车头条施行总编辑杨小林
  《经济观察报》汽车与能源部主编王国信也表示,新规定中的很多细则,直截了当针对现在过热的投资和借着投资圈钱圈地的行为;总体看来,新政策的目的是促进新能源汽车行业能够井然健康发展。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施行主编黄春棉直言,从《征求意见稿》的内容来看,对新能源造车热直击要害,尤其是新八条(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新建企业法人必须知足的八个条件)的提出,从资金、技术、生产、研发等多个环节,做了系统性的梳理和保障。

  通过提高门槛,有助于防范热钱、游资赚快钱的短期行为;有助于防范产能过剩,一窝蜂地投资建厂;更为首要的是,从行业发展规律出发,回归实体经济本身。

《经济观察报》汽车与能源部主编王国信
  问及对造车新势力的影响,杨小林坦言,新规定的实施过程就是一个非常残酷的挤泡沫的过程,他还说,那些原本期望通过投资或融资等方式来发展电动汽车项目的新企业,再进入市场前就得足够考虑自身各方面的体系和能力,既要知足国家对于资金、团队、资源等硬件条件的要求,还得能把控好资产链的各个环节。

  王国信还进一步补充道,在《征求意见稿》中,类似威马汽车通过购买一些僵尸企业的生产资质的路也被堵死了,未来,造车新势力的门槛更高了。
  制止僵尸车企股权变更 汽车行业将加快重组兼并
  对于《征求意见稿》严格控制传统燃油车的产能规模,杨小林直言,这是明智的决定。在他看来,我国燃油车产能的总体规划存在过剩的可能性。王国信也指出,政府曾多次提出控制燃油车产能,但成效并不好。

  为什么?原因是企业总有办法提升产能,比如通过购买僵尸车企进入汽车行业。
  如今,《征求意见稿》明令制止僵尸车企股权变更,通过这一途径来扩大产能将不太可能,或者说难度更高了,王国信说。杨小林也表示,新政策出台后,也别国企业或个人愿意投几十亿或上百亿进入燃油车市场;未来,汽车行业将会加快企业的兼并重组,加快洗牌淘汰的进程。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施行主编黄春棉
  基础设施建设先行 管理权限下放背后有规范
  黄春棉还提出,《征求意见稿》明确了汽车资产投资的管理权限,即汽车整车和零部件投资项目均由地方投资主管部门实施备案管理,这是政府职能部门积极开展减政放权的实际举措。王国信也表示,监管责任下放至地方投资管理部门,是最近两年政府改革的方向。

  简政放权,一方面提高投资项目政府审批效率,另一方面束缚地方政府的投资的冲动。
  不过,新条文中,有关汽车的投资项目核准要求为:新建中外合资轿车生产企业项目,由国务院核准;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含现有汽车企业跨类生产纯电动乘用车)项目,由国务院投资主管部门(发改委)核准。其余为地方政府审批,王国信指出,《征求意见稿》首要放开了资产链上面环节,影响不会很大。

  
  杨小林也专程提出,对比之前可以先引进整车项目,再完善配套设施的做法;《征求意见稿》要求地方政府未来在新建新能源汽车项目前,必须先提供相应的配套和基础设施。
  因此,无论是地方政府引入新项目的资格,还是新项目本身的规范,都有着具体的要求;放权的背后,是管理规定的明细,是资产规范的明晰,黄春棉说。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原创报道组)